返回首页

林希资深作家

暂无

还没有填写个性签名

林希,原名侯红鹅。1935年生于天津,法国归侨,福建厦门人。




简介

祖辈在天津办洋务,父亲在一家日本公司供职。1955年被定为“胡风分子”,1957年又被划为右派分子。从此跌入人间地狱,以超重劳动换取微薄收入养家活命。

回国几十年来,始终把党、祖国、人民的权益放在第一位。在业务上,精益求精,刻苦钻研,70年如一日,勤奋地学习、工作。先后参加党代会、政协大会的翻译定搞工作。工作一丝不苟,认真仔细推敲每一句译文。70年代以来参加了毛、刘、周、邓、陈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著作翻译定稿工作。较好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受到了专家和同行的好评。负责文献部的职称评定,年终考核,计算机管理等工作,责任心强,管理严格认真很有条理。经常帮助年轻同志提高业务水平,为年轻同志上翻译课,还在政治思想上教导年轻人如何做人。多次被评为局优秀党员,近年来连续年终考核评为优秀。

林希是笔名。本名侯红鹅。十几岁就开始写诗,并因天资聪颖而被老诗人阿垅发现和赏识,从此这一老一少开始交往。1955年,一场全国性的胡风文艺思想批判运动全面展开,被牵连审查的达两千多人。诗人阿垅被定为“胡风分子”,小小的侯红鹅因与阿垅交好,也被定为胡风分子,并被当做“罪证”,证明胡风集团“腐蚀青年”。1957年,尽管这时候红鹅已改名林希,在天津《新港》杂志当编辑,但还是 被错划为右派分子。从此林希被送到农场、工厂、农村参加体力劳动,此间种地、挖河、打砖、清扫马路、清理厕所、蹬三轮、拉板车、在工厂做杂工,以超重劳动力换取微薄收入养家活命。文化大革命时,林希又被打成牛鬼蛇神。

1980年林希平反,重新回到文学工作岗位,成了真正的诗人。在文学圈只要提到他的名字,准把他归到艾青、公刘、邵燕祥、昌耀、流沙河、梁南等人中。这期间他出版有诗集四部,其中《无名河》获全国新诗奖。 1989年,林希随着诗人弃诗从文的大流改行写小说,已经出版长篇小说5部,其中近著为《天津百年》之第一部《买办之家》,长篇小说《桃儿杏儿》、《天津屯的金枝玉叶》等。还发表中篇小说40余篇,其代表作有《丑末寅初》《小的儿》《蛐蛐四爷》《相士无非子》《高买》,《小的儿》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近期出版有《林希小说精品选》、《天津闲人》及英、法文版的《林希小说选》。

侯姓在天津算是大户人家,加之林希(侯红鹅)的长辈们,又都是跟洋商人大官员打交道,先别说他们之间的那些故事,就是老天津卫的生活景象,恐怕就很能让今天的读者大开眼界。《百年记忆》这部纪实文字,既写侯家的百年兴衰,更写林希个人的半世沉浮,完完整整地构成了一部近代史。跟真正的史书所不同的是,《百年记忆》更生动更具像更好看,当然就更富有事物原始本色。任何官方的历史书都是加工过的,而且是按照一定的政治观点阐述,唯有百姓个人家史会少些功利,因为普通人的优劣影响不了社会,何必非要粉饰、整容和化妆呢?留其原始生态反而更让人信服。




主要经历


祖辈在天津办洋务开洋行,父亲在一家日本公司供职,母亲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随母亲识字读书,开蒙较早,对后来人生产生重要影响。1947年母亲去世,失去家庭温暖,只能一心读书,努力为自己创造未来。1952年师范学校毕业,并参加工作,曾经做过教师,后来调天津作家协会工作。1955年受胡风反革命集团冤案株连,被定为胡风分子。1957年又被错划为右派分子,从此被送到农场、工厂、农村参加体力劳动,此间种地、挖河、打砖、清扫马路、清理厕所、蹬三轮、拉板车,在工厂做杂工,以超重劳动换取微薄收入养家活命。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打成牛鬼蛇神。1980年平反,重新回到文学工作岗位。出版有诗集4部,其中《无名河》获全国新诗奖。1989年后改写小说。已经出版长篇小说5部,其中近著为《天津百年》之第一部《买办之家》、长篇小说《桃儿杏儿》、《天津屯的金枝玉叶》等,发表中篇小说约40余篇,其代表作有《蛐蛐四爷》、《丑末寅初》、《高买》、《相士无非子》。其中中篇小说《小的儿》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介绍到国外。




主要作品


出版有诗集4部,其中《无名河》获全国新诗奖。1989年后改写小说,已经出版有《买办之家》等长篇小说5部。发表中篇小说约40余篇,其中《丑末寅初》、《高买》先后获《中国作家》优秀作品奖,中篇小说《“小的儿”》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近期出版有《林希小说精品选》、《天津闲人》及英、法文版的《林希小说选》。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一篇哲理性散文《石缝间的生命》已被编入初中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图片
无消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