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三十、残烛余火

作者:央吉那    更新时间:2020-03-11 13:48:04

2017年,阳光很少见,老时躲在云里,一丝凉意拂面而过。叶子泛黄即落,满地金黄色的落叶堆满在他人的商铺前及小车档风玻璃上,所有一切仿佛预示着有一种不祥之兆。

有一个宗教人士曾说过:“每个人的生死自己是不能掌控的,其命运从出生便知其寿终”。也许,此话不可全信,也不得不信。

林梅从夏末起,身体开始有些恶化,所有中药汤剂不是很管用,只能勉强维持其生命的特征。她斜躺在床上,四肢冰凉的,说话有气无力,胃口也不太好,尤其是导尿管的尿液也有些异味。其次,老人家说话时舌头也有些大,伴有脑梗倾向。林梅自己也感觉情况不太好。

陆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该用的配伍中药都基本用上了。至于脑梗情况还得到医院做一个CT才能确认。于是,陆宏把母亲送进医院,在急诊观察室待了一天便住进了病房。因为林梅是滨江医院住院部内科病房的“老客户”,医生都知道她老人家是尿毒症患者。

由于住进病房的所有病人都要依照按惯例对其进行一系列整套全面检查。检查结果,住院部医生告诉陆宏:“你母亲这次情况不太好,尤其是肌酐有上升的趋势,并伴有脑梗,血压也不太稳定,还有生化系列指示都七上八下,有点离谱……”。

陆宏诚惶诚恐的问医生:“这次有生命危险吗?”

医生回道:“现在不是危险不危险的问题了,应该问这次能否挺过?”

“对对对,这次能否挺过去?”

“现在吃不准呵!看来目前还没那么快,但很危险,你们家属要有思想准备……不过,如果能挺过年底,那你们明年春节(2018年)还能全家团圆过大年。”

陆宏:“那你们有什么施救措施吗?”

医生:“其实,你母亲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按她肌酐已超800 umol/L多,B超显示双肾已基本上坏死,换成其他人不透析的话,早就走了,但你母亲还能顽强地生存着,也许是按你以前说的,是靠中医医治在维持。”

陆宏:“也许是,但我母亲现在说话语言不如以前连贯,表达不清楚,记忆力也在退化……”。

医生:“这是她已患脑梗了。CT查下来脑部有瘀块,这可能是长期卧床结果,况且又不跟外界接触。当然,这也是大多数老年人的通病……”。

陆宏通过与这位住院部医生的对话,心里很沉重,也许是母亲气数已尽,也许是自己的中药还不给力。于是,陆宏跟保姆英子交待了一下,将这几天母亲住院期间的琐事托付英子照料一下,自己去乡下找自己以前曾拜过的民间中医大师……

陆宏乘上高铁,又转长途公交车,来到江浙一带,沿途郁郁葱葱的山水风光、湖中美景、渔舟唱晚……陆宏无睱顾及,内心似乎有一种神圣的召唤捉使他要加快脚步尽快找到这位民间郎中。几经周折,很快来到师傅面前,便说明来意,便请教大师又何良方来拯救母亲?

民间郎中聆听了陆宏的叙述后,便了知一、二。于是,郞中很淡定地问道:“你母亲现在能吃饭吗?”

陆宏:“每次就餐时吃了很少,好像胃口打不开,有些厌食。”

郎中:“大便通吗?”

陆宏:“时好时不好。”

郎中:  “睡觉如何?”

陆宏:“几乎是嗜睡,但没有力气。”

郎中:“是神疲乏力。”他停顿思忖了一下,继续说:“你母亲精气神已到余火之际,阴阳失调、阳气即尽,寿终临近,如要回天先益气升阳,但一般常规中药已无力回天。可用我祖传绝世秘方——回阳丸试一下。此丸组方乃是我祖上宫廷秘制传入民间,分两天服用四丸,有起死回生之功效,一般不轻意用。如你母亲服了回阳丸后,只要想进食、有力气说话,这样她老人家可能闯过鬼门关,之后你就继续让她服你以前配伍的中药汤剂,后面就无碍大事。”

陆宏听罢喜出外,忙回谢道:“感谢师傅救我母亲一命,我回去就让她服你的 ‘回阳丸’ 。”

郎中从容地又补充道:“但你也不要掉以轻信,毕竟老人家已到暮年之际,回阳丸只能让你母亲倘有余力之际将家事交待清楚,以备不需,生命苦短,残烛余火,如鸿雁划过,留其声不留其影,所有一切都将灰飞烟灭,乃至万物宇宙,九九归一,你母亲也只能听天于命罢了。”

……

陆宏虔诚地接过郞中递给自己包装精致的一盒自制的药丸(一盒四丸),就像接过一个生的希望,很沉重,带着使命感,仿佛林梅的灵魂在召唤其儿子。当陆宏问及郞中此药丸要付多少钱时,郞中拒绝收钱,便说:“这是积公德救命丸,岂能收钱,禅语有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屠,拿去吧,快回去拯救你母样一命”。郎中最后又语重心长重复地说道:“记住,老人家服了回阳丸后,一旦精气神回升,说明已有回光返照之觉,你可马上继续服你以前配伍的中药,切切,勿忘!”

陆宏除了感谢这位平时低调的民间中医大师,还有就是感恩,一切尽在不言中。他收拾行李,一刻也不停便匆匆返回大都市滨江医院……

林梅看到儿子陆宏回来了,很高兴但却又无力对话,只是在昏花的双眼中含着期盼的泪光,她老人家感觉善良的儿子能救自己的命……

其实当一个人到了生命的终点时,一切都是无奈的,脑子虽然很清楚,但已无法表达,即便有短暂的浮想联翩,最终只能用眼神传递微弱的情感,像哑语,也许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才能理解对方无望的眼神。儿子陆宏看见那已瘦骨嶙峋、睁着双眼的母亲,心头仿佛有一块铅球压着,一阵无名的心酸油然而升,与其说是睁着眼睛不如说是耷拉着眼皮,眼圈已有紫色……

晌午,陆宏小心翼翼地给母亲服上两粒回阳丸后,坐在林梅床沿,静观母亲临床反应,但林梅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在昏睡。第二天上午,陆宏又继续给母亲服用了最后两粒回阳丸,便焦虑地等待着母亲的反应,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陆宏有些坐立不安、心神不宁……。只至傍晚,夕阳已下,暮色临近,窗外仿佛已升腾已起降紫夹着黛墨色的雾气,夜幕渐渐笼罩着这座现代城市……此时此刻的林梅却渐渐苏醒了,眨了眨眼睛,有想喝水的意思……喝了水后,老人家缓了缓神,接着轻声地又说:“阿宏,我有些饿,想吃粥……”。

陆宏喜出望外,马上叫保姆英子外买搞来一碗热乎乎的稀粥。林梅在保姆英子的细心地喂服下,勉强吃下了一碗稀粥,其感觉还不错。

竖日,林梅有点精神能斜躺在床上,并能与儿子陆宏喃喃细语地交流上几句……。看来,民间郞中的回阳丸起作用了。接下来,陆宏按郎中的旨意继续给母亲喝着原来配伍的中药汤剂。

果然不出所料,林梅的精神状态有所改变,精气神渐渐提升,在场的住院部护士也感到惊讶,私下窃窃议论:“这回阳丸是什么玩艺呵?有那么神奇吗?”

有经验的医生认为林梅这种瞬间恢复的精神状态是一种回光返照,并一再关照家属不能掉以轻信。但陆宏认为无论用哪种方法,只要能延长母亲的寿命,总要尝试一下的,让老人家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自然去走完生命的终点。

而医院方每天依然给林梅挂水输养液,陆宏每天在家熬好中药汤剂按时送到林梅手中。如按此正常的中西结合医治,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林梅每天只能斜躺在病号床上,似乎有些懒言少语,时而呻吟几声……生命虽在延续,但生活质量不如以前。不过,如果不是“回阳丸“及时施救,林梅恐怕早就不行了……

这几天,陆宏突然想起母亲在以前曾说起过家里有一个秘密,陆宏曾追问过几次,林梅总是推说还不到时候揭密。而且,曾“弃母出走”的姐姐陆玲也追问过母亲多次,而林梅也没揭密,林梅总说到寿终临走之前再揭密。后来,陆宏一直不提此事,怕提起此“家密”会引起母亲误会,像是盼望老人家早点走的不祥之兆,不是很吉利,事后也就不再提起了。这次,陆宏感觉母亲却有回光返照,怕母亲到时来不及揭密交待后事……他便鼓足了勇气再一次向母亲林梅问起了“家密”之事。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呢?林梅会在这样的氛围下告诉儿子陆宏吗?(未完待续)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