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二十八、**话题

作者:央吉那    更新时间:2019-11-06 11:49:50

人生无常,就像生命的列车,在前行的路上随时会遭遇电闪雷鸣、狂风暴雪等自然灾害的侵袭,但也会暂时出现风和日丽、春光明媚的逢勃向上的光芒。面对博大的自然界流光,无论哪一种情况的出现,自己都是无法驾驭的。同时还会随时停车下站,就像一个鲜活的生命走到了人生旅途的终点。也许列车还会继续前行,但永远无法预知列车在沿途中的险情……

林梅的生命回光返照是一种奇迹,连医院的医生都感到惊讶。正因为林梅感到自身的绝症暂时处于良好的状态下,所以她老人家想到了离异的儿子陆宏将来的命运,老人家下意识感到儿子将来也是一位无依无靠的孤老头,林梅想在自己离世之前能看到儿子再续上一弦,娶一位知书达礼的媳妇。今天,林梅趁儿子高兴之际,便向儿子提了一句:“阿宏呵,我是早晚要走的人,趁现在我还有一口气,你能否抓紧时间办一下个人的事?”

 陆宏面对母亲突然冒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没反应过来,还没整明白,有些懵懂,便问母亲:“老妈,此话啥意思?”

 “你小子装糊涂、还是真的不明白?”

“真的没明白,啥个人事呵?”

“我是说,你在我离世前能否娶一位媳妇进门,这样我一旦走了也能瞑目,否则,我心里永远不安呵!”

“哦……可老妈有所不知,娶媳妇可不是菜场里买菜呵,更不是拉进篮里就是菜呵,这需要时间、机遇,还要有彼此人生观、价值观及兴趣爱好相同,这样才能投缘,更重要的是要有敬孝之心,否则娶一位媳妇进来对你不孝,还嫌弃你老人家,这还不如不娶呵,娶了后也是累赘,我说的对吗?”

“这倒是对的,但总要去努力一下吧,不找永远办不成。”

“老妈,此事不是你想象那么简单,像我们都是中年人了,再找不是对方离异的,就是对方‘走’了丈夫的,而且还可能是拖儿带女的,这确实不好找,此事只能可遇不可求。”

“那怎么办呵?”

“是呵,中年人找媳妇真的很难。”陆宏边说用两手一摊比划了一下,向母亲示意此事很难圆母亲的心愿。

林梅有些无望,也有些失落感,但老人家脾气很耿直,好像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她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 :“阿宏呵,不管怎么样,你得在我走之前一定要找上一位媳妇给我看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否则我死不瞑目呵!”林梅的语气似乎很强硬,有点动真格的。

陆宏听罢母亲这强硬的话,好像带有最后通牒的意思,把自己带入了进退维谷之境。其实陆宏也确实不想伤老人的心,此时此刻,他内心泛着层层艰涩的波澜,寝食难安、彻夜难眠,心想:“怎么办,母亲的心情是能理解的,她怕儿子将来无依无靠……”。陆宏对母亲今天的**话题进入沉思、久久的沉思……他决定去尝试一下,以抚慰老人那用心良苦的心灵。

陆宏思来想去,一下子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他从同学群想到单位同事群,又从自家居住小区的朋友群想到平时社会上往来的好友群……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出离异或丧夫的女性。其实,陆宏内心想的对象标准要求不高,只要年龄相仿、志趣相投、能对老人敬孝即可,至于对方拖儿带女、有房无房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有稳定的收入,即便低薪也无妨。因为低薪毕竟也能养活对方本人;而没有房子,这更不用操心,可跟母亲一起住,反正母亲是两室一厅,况且现在陆宏住在母亲家原本就与母亲各一间,晚寝互不干扰,还能随时看护老人家的生活起居。问题是,在陆宏的目前社交圈内还真没有……

 这几天,陆宏只是口头上答应母亲,心理也挻纳闷的,至于怎么找还真的要看机遇和缘分。不料,巧得很,不日真的来机遇了——

陆宏此次的“桃花运”还得从母亲林梅身上说起:因为林梅连续喝了一段时间儿子陆宏配伍和不断调整的汤药后,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能吃能睡,导尿管的尿液也能正常排出,每天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用卧床躺着,甚至有几次预定该去住医院挂营养液的日期,林梅却跳空没去,依然在家喝中药汤剂。由此,此事传到了居住小区居委会领导和街访邻居的耳里,激起了一层以陆宏为焦点的赞誉声浪。居委会书记、主任和邻居都不约而同地陆续前来林家慰问,并向林阿婆道喜——

“林阿婆呵,你的精神状态比上一个月好多了,气色也不错,这可多亏了你儿子阿宏呵!”

“林阿婆呵,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呵!”

“林阿婆,以前听你说,你儿子是师范大学学文科的,没听说过他是学中医的,他怎么会开中医药方子呢? 天才呵!”

“林阿婆,奇迹呵,我们祖国的中医确实伟大,有魅力,竟然能使尿毒症晚期病人提高其生命的生存质量。”

“林阿婆,你儿子陆宏可以改行了,不要做老师了,干脆去中医医院当医生吧。”

“林阿婆,你儿子什么时候学习中医的,是哪位中医大师教的?”

“林阿婆,叫你儿子帮我家里的老头子看看结肠癌吃什么中药?”

………

那么多问题,林梅确实回答不了,仿佛自身成了众人揭谜的焦点,有点意思。

最后,还是陆宏来解释圆场——

陆宏感慨地说:“感谢居委领导和诸位街访邻居关心和抬爱,本人只懂一点中医皮毛,只是专题研究了我妈妈尿毒症的情况,也是被逼无奈自学的,否则我母亲将会提前离开这个世界。当然,我所配伍开出的中药也不是神药仙药,我要经过辩证论治,才敢配伍,开方也是针对她老人家的病症而言,要说我母亲病情有所好转,可能有多方面因素,除了中药推动了一下其五脏六腑外,还有西医挂的各种营养液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而中医对我母亲而言可能是歪打正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母亲的病就彻底好了,只是目前缓解了一下她病情的症状,而她的危险因素是依然存在的,我母亲也已经做好了这方面最坏的打算。当然,我做晚辈的尽量让老人家活得长一些,以便共享人间的天伦之乐。至于对癌症病灶此类重大疾病开方,我还没有那么高的水平,爱莫能助,心有余而力不足呵。不过,如果街访邻居有什么头痛脑热的、或伤风咳嗽小毛小病的,想吃中药汤剂,只要你们信任我,我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很乐意为大家免费服务,并尽力而为,为大家尝试中医的治病,至于效果如何,不得而知,只能拭目以待。如治不好也不要责罚我,因我毕竟是业余郎中。”陆宏说完面带微笑,显得很从容淡定。

与其说陆宏这段在大庭广众之下谦逊的解说词,还不如说是一段美轮美奂的精彩演讲,讲得有理有节,让在场的诸位听得目瞪口呆。当场有一位姓张的邻居阿姨举手恳切地问道:“陆宏,我能否请教一个问题?”

陆宏笑着回道:“请教不敢当,张阿姨不要客气,你就直说吧,什么问题?”

张阿姨:“我南京的远房亲戚有一位四十多岁的闺蜜,前一段时间来滨江市某区级医院看病,医生给她开了很多西药,她至今病情也没好转。”

陆宏:“啥病呵?没吃好。”

张阿姨:“就是一直打嗝喛气,好像胃气不从下面走,老是从上面走,陆宏能否给她开几味中药?”

陆宏:“哦,是这样,可能是脾不运化,胃气上逆,久而久之形成脾胃湿热,从而导致清气不能上升、浊气不能下降,再加上肝郁气滞,造成肝胃不和,你可叫她用‘玫瑰花、玳玳花、香砂、郁金、白术、炒麦芽,干姜’这七味药做代茶饮,如能煎煮更好。并加服‘逍遥丸’或‘舒肝片’,后两种是中成药,全国各大医院都能开出。以健脾醒胃疏肝解郁理气通腑等论治,请她不访一试。”

……

事后,据说,那位“闺蜜”女性吃陆宏开出的中药方子后,没几日立刻见效,病情症状消失,对方激动地通过滨江市的亲戚传话想亲自上门要感谢陆宏,而陆宏早已把开药之事忘记了,当时并没有往心里记,故陆宏一再谢绝,并跟传话者说:“如此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没想到,还没等到回话递到南京,那“闺蜜”出差路过滨江市竟在亲戚的陪同下,拿着厚重的礼品上门向陆宏表示谢意!弄得陆宏好不尴尬。让陆宏没想到的是,这位四十多岁的女性竟然是单身女,也是离异同行,她初见陆宏对他也颇有几分好感……看来老天爷要让独身一人的陆宏在冥冥之中要与这位来自南京的中年“妹子”有一段“言情戏”……

那么,他( 她)俩后来到底有否缘分?尤其是对身患绝症——陆宏的母亲林梅来说,她又是怎样审视这位离异女性的?(未完待续)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