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148 尾声

作者:梅朵    更新时间:2019-10-31 13:29:47

148  尾  声

华灯初上的魔都之夜,恍若肖邦的夜曲,被一串串水晶般华美又剔透的装饰音镶嵌着,围绕着,它是典雅的,也是自由的。

随着一声“欢迎再来”,一家花店的玻璃门被店员拉了开来,一位窈窕的妙龄女子捧着两大束香槟玫瑰从店里走了出来。两束包装精美的玫瑰花被她合抱在胸前,汇聚成一大丛芬芳,挡住了她的脸和娇小的身体。

正当她出了店门,刚走没多远,就听见身后传来店员追出门来的喊声:“小姑娘,侬么事忘记忒了!”

罗曼回过头来,见店员已经追上,将她忘在店里的一个袋子递给了她。她赶忙笑着接过,谢了对方,继续赶路。

她的步履还是那么轻盈如少女,不,应该说,她看起来可不仅仅是个Miss,而是一位Lady。她敞开的衬衣领口下的脖颈,依旧是光滑的、性感的,她的脸上仍不见连成日本四岛的“色素地图”,即使她的嘴角有了隐隐的木偶纹,但那张脸仍找不见法令纹、鱼尾纹和抬头纹。当然她知道,虽然自己的脸和身材被上帝锁住了年龄,现在的她也已需要每一个半月就补染一次头发了。

莫雷尔先生终于退休。上个月,罗曼将那个两年来被自己做得成绩斐然的项目移交给她的继任者,并谢绝了H&A总部的挽留。这两年,她辗转在法国和中国之间,即使回国,也静悄悄地租住在C市的员工宿舍里,低调得连邻居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但是今晚,她回到了上海。她怀里的玫瑰花,一束是送给自己的,另一束是她买给罗兰的,方才那个袋子里装着的,也正是她从法国带来推荐给罗兰的书。

罗兰的图书引进项目做得风生水起,自己翻译的童书也大受市场欢迎。她终于像她们的母亲那样,走在了成为翻译家的道路上。

而让罗兰最欣喜的是,罗曼把《闻樱》的小说纸质版权给了她的工作室,随着电视剧的火爆,小说无论是首版还是再版,都让姐妹俩收益丰厚。

罗兰想起当初罗曼给她看“朋友写的”小说简介时的情景,说自己差一点就错过了一位优秀的作家。

罗曼一路想着,也差点笑了出来。她听说罗兰现在一边忙于给儿子考察各家国际高中,一边还忙着给自己和陈静农三十年后的日子考察各家高端养老院。

罗兰说,北京和上海的高端养老院建设得已经非常现代化和人性化,她每次去参观后都巴不得现在就能住进去享受高端服务。

“住得好,吃得好,再不用操心家务,看病也不用预约抢号,医生护士都围着自己转……这样就算我以后老了,也可以舒舒服服待在里头继续翻译我的书,既自得其乐,又不麻烦任何人。”罗兰笑说,正因为这样的养老价格贼贵,所以就让她更有了勤奋工作的动力。人生在世那么辛苦,老了就要好好犒劳自己,她才不会像她婆婆那样“想不穿”。

罗曼来到一处公交车的起始站,都已经是下班高峰了,她不敢抱着鲜花挤地铁,又想一路看看久别了的上海,便在起始站上了这趟沿线都是著名人文景点的公交车,坐在窗边的座位上,望着车窗外霓虹闪烁下的梧桐街景,寻找着她小时候上海的影子。

这是她熟悉又亲切的大上海,是她常常路过巴黎或伦敦某一处街道,都会因似曾相识而深深念起的桑梓。

车子缓缓驶过外滩,经过人民广场最闹忙的商业区,驶向上海那些幽静的老街区。一路上,公交车播报着上海话的站名,吴侬软语,优雅婉转,配着车窗外摇曳的法国梧桐,驶过红礼拜堂、静安别墅、中苏友好大厦和老上海跑马总会所在的历史博物馆大楼。

罗曼不由得感叹,走过世界那么多大都市,只有上海是个神奇的所在,能把东西方文化那么完美地融合在自己的建筑和街道中,变成属于上海自己的风情。

车子拐过已改为花园式餐厅的白公馆和历经八十年沧桑变换的普希金像时,罗曼并没有下车回自己的住处,而是让公交车一路继续把自己带往罗兰的家。

沿途,她望着从自己身边向后退去的老上海的爱庐、宋子文官邸,以及她从小做礼拜的那个教堂,还有她和秦朗扮作老人一起依偎过的公交站——那个她最后一次见到他的雨中车站……随着车子和时光的前行,一切正朝着她的身后退去,宛如浮光掠影,前尘旧梦。

她原以为,此生就这样与旧梦擦肩而过了。现实的生活里,她每天都在与无数人擦肩而过。只是与一个人擦肩而过,让她平添了许多愁。

罗兰迫不及待的来电打断了她的幽思。罗曼说她还有一站路就到了。罗兰忍不住催她快点,还神秘兮兮地说客人都到了,就等她一个……

罗曼的嘴角泛起了微笑,她玲珑剔透的小脑筋里早就猜到,谁在那里等她。

她转头看了看身边站着和坐着的乘客,车厢里已不像之前那么拥挤,大多是下班赶回家的上班族,一个个低头刷着自己的手机,无论早晚,脸上掩不住的都是疲惫。为了生活,他们跟她一样,日以继夜地勤奋工作,辗转奔波,然而他们为之拼命的生活,是不是真是他们想要的呢?

罗曼这么想着,从座位上站起来,往车门走去。

当她走过一个年轻女孩的身边,忽然想到,如果她三年前留在H&A,她现在仍不过是个办公室女郎,上班,下班,再上班,再下班……她会像现在一样,一直过着单身生活,但不会遇到秦朗,也不会拥有自己的作品,而她的大好年华依然会似水东流……

王小波曾说,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

一定是这样吗?罗曼来不及细想,车子到站了。

她捧着玫瑰花下了车,高跟鞋踩在人行道的方砖上,宛若她写作时指击键盘的踏实感觉。她现在正写着第二部长篇小说,一部述说她似水年华的小说……


(全书完)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首页